8岁女童之死:生前曾说"我妈对我好呢 才打我两次"

文文身上到处是伤,新的、旧的叠在一起。直到最后,她也没有明白说出,这些伤痕究竟是怎么来的。

4月2日,爷爷突然接到儿媳妇的电话:“文文死了。”再见到孙女的时候,这个8岁的女童裹在一身粉色的衣服里,脑袋后面鼓着一个鸡蛋大的包。

在长达一年的时间里,文文身上的伤痕,曾反复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。父亲、爷爷、奶奶都知道母亲打孩子,小姨也打;学校、老师、邻居也都见到过那张可爱的小脸上,不是今天浮肿起来,就是明天多了一块淤青……

但直到悲剧发生,这些不断新添的伤痕,才在文文身上停下来。

8岁女童之死:生前曾说我妈对我好呢 才打我两次

文文母女和小姨一起住的出租屋,一层供起居,二层开店铺。

死讯

4月2日上午10点,信阳市淮滨县建新村村民曹一鸣接到儿媳妇胡丽的电话:“文文死了。”电话里,儿媳妇说,孩子跌下楼梯,没有抢救过来。

胡丽把女儿抱回来的时候,文文穿着粉色的衣服,身上裹着一条红色的绒毯,曹一鸣看到孩子的脑袋后面鼓着一个鸡蛋大的包。

按照当地风俗,他们要为逝者换一身新衣服,当时胡丽不愿意,说要自己给孩子洗浴换衣。曹一鸣拉开文文的衣服发现,孙女身上到处是伤,新伤、旧伤叠在一起,背后是一道一道紫色的印子。

事后,曹一鸣对比过医生发来的照片,发现孩子送去医院和回到村里时穿的不一致。在医院,孩子穿的是红色毛线衣、米色裤子。回来后,变成了粉色的的衣服。

曹一鸣说,孩子的母亲经常打孩子,自己劝不住。以前孩子和爷爷、奶奶住在一起。一年前,由于要上小学,文文随妈妈搬到了淮滨县,与小姨一起住在租的店铺里。

文文的父亲曹海常年在外打工,事发当日凌晨2点,他和妻子互发消息时还相安无事,当时妻子在外面喝酒。

第二天,曹海刚刚起床,接到妻子突然打来的电话,“小女儿没了”。他不相信,恍惚中又打了一遍确认。曹海懵了,匆忙开车从杭州萧山往家赶。

见到孩子时,文文满身伤痕,并不像一次跌落楼梯造成的。胡丽的弟弟称着,姐姐平时与曹海没有什么矛盾,“哪一个亲妈会把自己的孩子打死?”但曹海还是报了警。

出事之后,曹海去母女俩住的小姨家拿孩子的户口本、学生证,见到小姨质问:孩子是怎么死的?小姨态度强硬,插着腰,反问:“她怎么死的你不知道?”

曹海当场晕了过去。

8岁女童之死:生前曾说我妈对我好呢 才打我两次

文文的奶奶在乡下的老房子前。

父亲

曹海与胡丽2008年结婚,两人通过相亲认识,半年后举办了婚礼。第二年,胡丽跟曹海一起前往萧山打工。曹海做酒店服务行业,胡丽工作不固定,经常换。

期间,他们有了两个女儿。大女儿今年11岁,因生育时缺氧,智力有些问题。小女儿文文8岁,刚上一年级。

曹海说,他和妻子吵架几乎都是因为小女儿。

曹海常年在外打工,与文文相聚时短,一般只有过年见一次。但他能感觉到,相比母亲胡丽,孩子更喜欢和他待在一起。

有一次,曹海一家去亲戚家吃饭。胡丽让文文数吃饭的人数,去拿相应的筷子。当天八九个人吃饭,文文数到六时,数不出来了。生气的胡丽拿着筷子,往文文头上一下子打下去,筷子被打断了。

为此曹海与妻子吵得厉害。妻子说,你别护着她,你越护我打的越厉害。曹海曹海觉得妻子不可理喻,8岁的孩子,至于这样惩罚吗?女儿在一旁不敢说话,也不敢动。

还有一次是在2018年暑假,室外温度将近40℃,因为一件小事,胡丽突然让文文滚出去,她拽住文文,扔到外面,随即锁上屋子的门。曹海正好在家,看不过去,开车带着文文去叔叔家呆了几天。

文文的姑姑说,胡丽对大女儿比较疼爱,走到哪里都带着,相反对小女儿冷冰冰的。2011年,小女儿出生,满两个月后,胡丽便从老家前往萧山打工,期间很少回来,也从不过问孩子的情况。胡丽经常向曹海抱怨,家中老人更关心文文,不怎么疼大女儿。

在曹海眼中,小女儿懂事。大女儿智力有问题,平时需要照顾,睡觉时文文会帮姐姐脱衣服,洗漱时会给她拿拖鞋。平日里,文文起得早,会给姐姐找衣服。

曹海大部分时间在外打工,无暇顾及孩子,唯一能做的是多转一点钱给妻子。女儿出事前5天,胡丽在微信里还半开玩笑地对他说,自己想买化妆品,曹海转给她2000元,嘱咐她省着花。

3月23日是胡丽生日。那天晚上,胡丽、大女儿、小姨和她的孩子一起在外吃饭。曹海在妻子的朋友圈里见了好几张照片,没看见小女儿。

他原本想要问问妻子,但第二天工作忙,被搁在了一边。

现在回想起来,曹海有很多后悔。每次发生在小女儿身上的事情,似乎都被他忽略了。直到这次,怀里的文文,再不肯睁开眼睛。

8岁女童之死:生前曾说我妈对我好呢 才打我两次

爷爷奶奶给文文拍的百日照。

伤痕

上一篇:温州家长50万买房车停在校门口,为了给女儿陪读
下一篇:教育部:不得以国学为名传授三从四德等封建糟粕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